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80余位资管大咖共话发展规划 后疫情时代 保险投资面临四大挑战
80余位资管大咖共话发展规划 后疫情时代 保险投资面临四大挑战
作者: 来源: 日期:2020/06/08

 

当前,国内疫情已经得到基本控制,国内经济进入恢复期,我国经济发展潜力和空间较大,长期向好的发展趋势未发生改变。但与此同时,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还在进一步发酵中,来自外部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因素冲击国内经济的恢复。

在疫情造成金融市场波动震荡情况下,今年一季度,保险资金运用整体保持平稳。截至2020年3月末,保险资金运用余额19.43万亿元,较年初增长4.85%;全行业实现投资收益2197亿元,财务投资收益率1.16%。

接下来,金融市场将如何发展,保险资金又该如何配置?在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以下简称“保险资管业协会”)联合战略发展专委会、行业发展研究专委会召开的2020年一季度保险资金运用形势分析会上,80余位保险资管业资深人士对上述问题交流了最新观点。

低利率环境持续

中国国债更具避险价值

与会人员普遍认为,当前利率水平处于历史低位,短期不排除进一步下滑的可能。

平安资产董事长万放认为,疫情对利率的影响分两个维度看:一方面,未来两到三年利率存在变数。如果疫情能够在今年四季度之前结束,那对供给和需求的冲击是短暂的,现在各国央行放出来的货币就会对需求形成一个极大的刺激,短期会带来通胀压力。但如果疫情不断地反复会严重抑制需求,这种情况下是萧条的压力;另一方面,利率长期走势核心与人口有关。中国人口老龄化带来的长期需求是萎缩的。再叠加全球一体化的倒退,从相对比较长的时间来看,宏观经济面临通缩,这个角度看利率可能会更低。

固收投资方面,一季度信用违约整体呈现上升态势,截至4月17日,今年新增债券违约规模586亿元,达到2019年违约金额的40%。“由于企业盈利恶化,企业经营和现金流造成了一定负面影响,前期高危企业违约仍将不断发生。”国寿资产党委书记、总裁王军辉表示。

人保集团副总裁李祝用认为,面对低利率环境和再投资压力,保险公司存在信用下沉冲动,可能放大信用风险。

国寿养老党委书记、总裁崔勇则看到了固收投资的机遇:“全球货币政策普遍放松,中美利差处于历史高位。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的力度正在加大,进一步宽松可期,市场流动性比较充裕,目前债券估值处于历史较低水平。在全球金融市场动荡的背景下,中国国债将成为避险资金的重要选择,有利于吸引境外资金。”

权益配置价值提升

非标业务聚焦个性化需求

权益投资方面,王军辉认为,股票市场的波动加大,未来走势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当前A股市场的整体估值处在历史均值水平,港股估值更是处在历史底部区域。如果从长期视角来看,权益配置价值有所提升。短期看,当前企业盈利恶化情况还没有充分暴露出来,很可能没有充分反映到股价上来,因此股票市场在短期内走势还是存在不确定性。同时,近期欧洲一系列银行取消派息,出于自身流动性的考虑,部分传统高分红企业今年可能采取少分红或者不分红的措施,大部分权益资产今年会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

太平洋资产总经理陈林判断,权益市场短期会持续反复,中长期从股债比较的角度看,包括股权的风险溢价和股息率等指标,股票市场长期估值下行的空间可能不是特别大,但是市场的高波动性仍将持续。

非标投资方面,“优质非标资产对于垫高养老金投资组合收益率、降低波动性具有重要的作用,配置优质资产是必需的。但是疫情造成了非标资产荒进一步加剧,并且收益进入了下行的区间,管理的难度进一步加大。”崔勇表示。

对此,太平资产党委书记、董事、总经理沙卫认为,未来保险资管的非标业务必须摆脱原先“类信贷”模式,需要更加聚焦客户个性化需求,积极拓展资产范围、创新业务模式。

险资要保持战略定力

应对挑战

保险资管业协会党委书记、执行副会长兼秘书长曹德云称,今年一季度保险资产管理业面临的环境可以概括为“形势复杂严峻、市场波动震荡、投资压力加大、潜在风险上升、投资机会减少、收益难度增加”。

这一环境下,保险资金运用面临四大挑战:低利率环境加大利差损风险、资产负债匹配难度增大、再投资压力凸显、投资收益压力陡增。

各保险机构和保险资管机构该如何应对挑战?“总体上,投资理念更坚持、策略更灵活、配置更超前、谋划更长远。要有战略思维、底线思维、逆向思维、国际思维,保持战略定力。”曹德云总结道。

与会人士给出了四条具体应对措施:

一是资产负债两端发力,应对低利率环境挑战。李祝用表示,从负债端而言,通过保证回报并且较高回报的储蓄类产品快速积累资金的模式,越来越不可持续,需要创新保险产品,增加非利率敏感性的保险产品,降低负债的刚性成本;从投资端而言,需要进一步加强资产负债管理,努力缩小久期缺口,防范流动性风险,降低潜在的利差损风险,增强保险韧性的支撑。

二是大类资产配置坚持长期、价值、多元化投资。崔勇表示,会通过长期投资平滑短期内的收益波动,通过投资有成长价值的公司实现养老资金长期福利增长的目标。

李祝用认为,保险资金要坚持价值投资理念,支持实体经济发展,把握“三个机会”:结构性机会、阶段性机会、底部战略性配置机会。尤其要抓住党中央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新旧动能转换带来的配置机会。

沙卫表示,低利率时代,必须要通过策略化、风格化的资产配置来构建兼具稳定性和收益性的传统投资组合,并积极探索另类投资的“非标转标”。一方面,要积极推进权益投资多元化;另一方面,要积极推进另类业务的转型。

三是守住风险底线,加强风险防控和风险管理。李祝用提示,面对当前突出的信用风险,在保险资金运用过程中,要坚持投资信用不下沉。通过加强信用评估能力建设,强化信用风险分析,防范信用风险,优化持仓信用结构。

崔勇表示,要做好风险敞口管理、压力测试及极端情况准备。加强各账户的权益敞口监控,做好绩效归因分析,全面开展压力测试,提前制定好极端情况下回撤应对方案,控制组合的波动性,获取长期稳健的收益。

沙卫认为,应加快从“风险管理”转向“管理风险”,提升管理风险、经营风险、定价风险的能力。保险资管的客户主要是政府和大型企业,投向主要是不动产和基建,现金流清晰、信用风险相对可控。未来要有更扎实的尽调方法、更丰富的管理手段,坚定地走专业化道路。

四是加快保险资管产品创新发展。陈林表示,要完善和提升投研能力,核心是加强对战略性资产或构建保险生态圈相关产业的分析和研究。加强对各类资产和产品的比较分析,更加重视量化投资和对冲策略新型投资手段的应用,加强对绝对收益目标的管理。还要把握产品设计核心,强化产品特色,真正体现保险资管的个性化、差异化和定制化的特色,从客户驱动、投资策略驱动和创新科技驱动的维度设计和开发保险资管的产品。

“《保险资产管理产品管理暂行办法》的出台,有利于推动保险资产管理产品的规范发展。”保险资管业协会会长、泰康资产首席执行官段国圣称,有几个问题需要进一步考虑,基础设施债权计划及PE应允许对合格个人投资者开放;组合类产品投资范围应与其他产品或者与资管新规规范的其他所有私募产品保持一致。万放也提出建议,组合类产品的25%集中度要求需要斟酌,不应该加以严格限制;债权计划运营资金不应该局限在20%,应该放宽到50%甚至更高。

稿件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