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论文集锦 >> 公众责任险中如何区别雇佣关系与加工承揽关系的实务探讨
公众责任险中如何区别雇佣关系与加工承揽关系的实务探讨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11/15

 

 

(中国人寿财产保险重庆市分公司理赔管理部 王菡)

 

责任保险作为一类独立体系的保险业务,开始于19世纪中叶,发展于20世纪70年代。在发达国家,责任保险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促进了社会的进步和发展,起到了维护社会稳定的作用。责任保险具有三个明显的特点:一是赔偿的特殊性,它赔付的是被保险人在法律上应负的民事损害赔偿责任;二是保障的广泛性,它的保障范围包括了各种公众活动场所、用工单位、产品生产销售的各个环节等。三是责任风险的公众性,责任保险所保障的突发性风险一旦发生,对社会公众将产生巨大影响。2019年上半年,我国财险行业非车险实现保费收入2740亿元,保费增速维持高位,同比增长22.84%。其中,责任险保费收入419亿元,排在第三位(见下图)。截止20195月重庆地区责任险保费收入5.69亿元,同比增长20.13%,已决赔款2.29亿元,同比增长27.17%

 

一、公众责任险的重要性

公众责任风险是责任保险中最常见的风险,公众责任风险在社会经济活动中是普遍存在的,如游乐场、公共广场、商场、宾馆等场所,或者举行展览、表演、游览等有社会公众参加的活动,由于公众责任风险较高,随着保险制度的健全,这种风险可以分散和转嫁给商业保险公司。比如上海外滩踩踏事件、贵州福泉爆炸事故、西安嘉天国际大厦爆炸等这些伤亡惨重的公众事件,不仅提醒整个社会需要提高安全意识,也让公众责任险走进人们的视野。公众责任险具有支持国民经济发展、维护社会稳定、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的社会管理功能,保险业的快速反应、全力抢险、快速定损、便捷理赔,不仅提高了保险业形象,也用事实证明了保险在现代社会中不可替代的作用和功能。

公众责任保险在实际案例中对于第三者身份的确定,往往不是那么明确,特定情形下公众责任险中存在如何区别雇佣关系与加工承揽关系的情况,以确定伤者是否被保险人的雇员,是否属于保险责任或责任免除。笔者对中国人寿财产保险重庆市分公司实际发生的案例作出简析,以一家之言抛砖引玉,供大家探讨。

二、案例简介

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是全国性连锁商业经营管理企业,主要负责管理集社交、娱乐、美食、零售功能于一体的商业购物中心物业项目。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为规避在生产经营活动产生的相关风险,2018年在中国人寿财产保险重庆市分公司投保了财产一切险、公众责任险、雇主责任险等一揽子保险,承保区域为该市A广场商业体。2019913日,电工官某在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二楼电井为B商户安装电源穿线时触电,经抢救无效死亡。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及电工家属随即向中国人寿财产保险重庆市分公司进行报案,提出索赔申请。本事故的出险时间在保险期限内。

三、案件关键

公众责任险的保险责任: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在保险单载明的地点范围内,合法从事生产、经营等活动时发生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人身伤亡或财产损失,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不包括港澳台地区法律)应由被保险人承担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因此本案的核赔关键点有两个

一是死者官某与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是雇佣关系,还是加工承揽关系,是否属于公众责任险的第三者?商户在其中属于什么角色?对于确认死者官某是否是被保险人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第三者,关系到保险责任的认定,是核赔审核时的关键要素,决定本案是否予以赔付。如果死者官某与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是雇佣关系,则属于公众责任险的责任免除范畴。二是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在本事故中是否存在过错?责任保险的承保范围主要是侵权损害赔偿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因此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在本事故是否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是否存在过错也是保险责任认定的关键点之一。

经理赔人员深入调查后了解到,死者官某是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给B商户安装电源,并开具进场施工许可单。死者官某由国家能源局华中管理局颁发的《电工进网作业许可证》已于2010725日过期,属于无证人员。B商户为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租赁户,独立经营自负盈亏。

四、关系确定分析

关系的确定是核赔调查过程中的优先环节,首先,需充分了解雇佣关系及加工承揽关系的概念、特征和区别。

(一)雇佣关系

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佣关系具有以下四个特征

1.雇佣关系是提供劳务的合同,以完成一定的劳动为标的,雇主为其提供的劳务支付报酬,至于工作成果则不是合同的标的;2.雇佣关系中所从事的事项范围比较广,包括生产经营活动及其他各项劳务活动,活动技术含量比较低,受雇用人付出的主要是劳动力,其报酬成分也单一,仅仅包括劳动力的价值;3.雇员的工作不具有独立性。一般以雇主的设备、技术为依托而工作,受雇主的指挥管理; 4.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的风险由雇主承担

(二)加工承揽关系

按照合同法第251的规定,“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劳动合同关系。承揽包括加工、定作、修理、复制、测试、检验等工作。”承揽关系具有以下四个特征:

    1.承揽关系是按照定做人的要求完成工作成果为标的,定做人就完成的工作成果而支付报酬;2.标的物具有特定的性质,以满足定作人的特殊需要;3.承揽人工作具有独立性。承揽人应以自己的设备,技术和劳力,完成主要工作,不受定作人的指挥管理,同时承揽事项的完成具有一定的人身依附性,故不得随意交由他人进行;4.承揽人自担风险。承揽人应以自己的风险独立完成工作,对工作成果的完成负全部责任。

   (三)雇佣与加工承揽的区别

   根据雇佣关系及加工承揽关系的概念和特征,我们可以总结出雇佣关系与加工承揽关系的主要区别为:

    1.提供劳动和支付报酬的内容不同。雇佣是以直接提供劳务为目的雇佣关系中,雇工所付出的主要是劳动力,当然也包含一定的技术成果,但通常其技术含量比较低,其报酬成分也比较单一,仅仅包括劳动力的价值。加工承揽则是以完成工作成果为目的,提供劳务仅是完成工作成果的手段。承揽人所付出的主要是一定技术成果,其次才是一定的劳动力。承揽关系中的报酬也不同于一般劳务关系中的报酬,其报酬不仅仅包含劳动力的价值,还应当含有技术成份的价值以及一定的利润成分。2.双方当事人之间的人身支配与服从管理关系不同。雇佣关系的受雇人在一定程度上要受雇佣人的支配,在完成工作中要听从雇佣人的安排、指挥,不具有独立性。承揽关系的当事人之间不存在支配与服从的关系,承揽人在完成工作中具有独立性3.承担的法律责任不同。雇佣关系中雇工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履行中所生风险由接受劳务的雇佣人承担。加工承揽者履行中所生风险由完成工作成果的承揽人承担

五、结案解析

最后,结合本案实际,综合分析下列因素:

(一)死者官某与B商户之间不存在控制、支配和从属关系。如果官某在一定程度上要受B商户的支配,在完成工作中要听从B商户的安排、指挥,他们之间就属于雇佣关系,反之则不是。

(二)官某在A广场二楼电井为B商户安装电源穿线,不是由B商户指定工作场所,官某自带电工工具,不是由B商户提供劳动工具或设备,B商户也未限定工作时间。因此他们之间不属于雇佣关系。

    (三)B商户对官某是一次性结算劳动报酬,包含劳动力的价值,还含有电工技术成份的价值。而雇佣关系的报酬成分也比较单一,仅仅包括劳动力的价值。

    (四)官某是向B商户一次性提供工作成果,所提供的劳务不是接受劳务方B商户生产经营活动的组成部分。而雇佣关系中所从事的事项范围比较广,包括生产经营活动及其他各项劳务活动,活动技术含量比较低,受雇用人付出的主要是劳动力。

因此,死者官某与B商户之间应当认定为加工承揽关系B商户为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租赁户,独立经营自负盈亏,本事故中死者官某应属于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第三者,即属于本保单的第三者。死者官某由国家能源局华中管理局颁发的《电工进网作业许可证》已于2010725日过期,属于无证人员。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官某给B商户安装电源,并开具进场施工许可单,但是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未审核官某电工从业证件的资质,为官打开电井让其从事高危工作,且未切断电源和派专业工作人员在场监管。因此,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在本事故中存在过错虽然加工承揽者履行中所生风险由完成工作成果的承揽人承担,但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定作人对承揽人的人身损害承担过错责任原则,定作人有过错的,则需承担赔偿责任。

六、结论

综上所述,本案在保险期间内,被保险人A广场商业管理有限公司在保险单载明的地点范围内,合法从事生产、经营等活动时发生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官死亡,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应承担相应比例的经济赔偿责任,保险人中国人寿财产保险重庆市分公司按照本保险合同的约定负责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