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论文集锦 >> 精准扶贫视域下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绩效研究——以重庆市为例
精准扶贫视域下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绩效研究——以重庆市为例
作者: 来源: 日期:2019/11/15

 

 

                                

黄英君,汪  [1]

(重庆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重庆 400030

摘要:精准扶贫是我国现阶段扶贫任务的重要指导思想,重庆市地处我国西部欠发达地区,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是其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重要力量之一。本文运用DEA分析方法评估了重庆市2015-201730个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绩效,发现重庆市各区县财政补贴农业保险综合效率低,主要是由于规模报酬递减和纯技术效率较低,同时区县间财政补贴农业保险取得的成效差异较大。运用Malmquist指数进一步分析多期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效率的情况,发现技术进步率的下降是全要素生产率下降的主要因素。进而提出加强不同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制度创新、在不同的区县实施差异化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机制和扩大财政补贴规模等建议。

词:农业保险 财政补贴 DEA模型 绩效评价

一、 引言

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贫困人口的数量逐年减小,但由于贫困人口分布不集中,传统扶贫方式难以解决贫困人口真正的问题。扶贫工作从以解决温饱为主要任务的阶段,转入巩固温饱成果、加快脱贫致富、改善生态环境、提高发展能力、缩小发展差距的攻坚阶段。扶贫攻坚是我国目前实现全面小康的关键途径之一,而精准扶贫则是在这场扶贫攻坚战中一个重要的理念和理论创新,因此全面推进精准扶贫和精准脱贫减贫成为时代的重要选择。习近平同志201311月在湖南湘西考察时,首次提出精准扶贫思想,并作出了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类指导、精准扶贫的重要指示。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同志在精准扶贫的基础上,提出了坚持大扶贫格局,为解决我国区域性整体贫困问题提供了良好的政策保障。经过近年来卓有成效的大规模的精准扶贫,目前重庆市尚有30万未脱贫贫困人口,18个深度贫困乡镇,其所属于14个区县。

精准扶贫战略思想的提出与实施,既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解决新时期贫困问题的客观需要。精准扶贫主要包括产业扶贫、民生扶贫、文化扶贫和金融扶贫等多种形式保险扶贫作为金融精准扶贫体系中重要的组成部分,不仅可以通过市场化机制和保险精算技术方法对受灾贫困人口进行精准补偿,提高扶贫工作的科学性和精确性,还可以通过大数法则和风险分散机制,放大财政资金的使用效应,在更大范围内实现扶贫工作的最优化配置;除灾害补偿外,保险还具有增加信用评级的功能,可以帮助贫困户更为便捷的获得融资。现阶段我国农业保险在供给和需求上都明显表现不足,因此,中国农业保险精准扶贫要始终贯彻政府引导+市场运行的运行理念。政府引导机制是通过中央和地方政府的政策扶持,激励和约束农业保险的市场运行主体,从而引导农业保险市场高效运行与均衡发展,助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农业保险具有分散农业经营风险、促进农民增产增收的作用。目前,重庆市的农业保险已经覆盖了农、林、牧、渔业的各个方面,为稳定农村贫困群众生产生活、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提供了保障。可持续发展是政策性农业保险的核心问题。政策性农业保险指的是由政府发动或组织,以保险公司市场化经营为依托,通过发放保险费用补贴的形式,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的公益性保险制度[1]。从微观角度来看,对政策性农业保险的认知、收入特征、人口特征、风险意识和跟潮效应等因素,给农户对政策性农业保险的需求带来很大影响。重庆市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实施的是由中央财政、市级财政、区县财政层层递进,三者共同扶持农业保险的发展。自2007年在重庆市合川区开始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以来,截至2017年底重庆市已开展农业保险险种33个,其中政策性农业保险险种26种,保险区域已实现传统农业区县全覆盖。截至2017年,重庆市农业保险保费收入3.85亿元,支付赔款2.5亿元。目前,重庆市实施如下保费补贴政策:水稻、玉米、马铃薯、油菜保险保费由中央财政补助40%,市级财政补助25%;柑橘保险保费由市级财政补助50%,区县财政补助20%;渔业养殖保险保费由市级财政补助40%,区县财政补助20%。另外18个扶贫开发工作重点村镇的建卡贫困户参加政策性农业保险(农产品收益保险除外),可以减少其承担保费总保费的5%

因此,在当前重庆市农业保险发展迅速并作用于精准扶贫的情况下,研究重庆市各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效率,以更好服务于农村经济,具有重要的理论价值和现实意义。

二、国内外的相关文献综述

在关于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实证研究方面,国外学者对财政补贴绩效评估存在不同的观点。一方面,学者从农户参保率的角度分析认为补贴政策具有正效应作用:AhsanAliKurian[2]的研究表明政府提供农业保险补贴能够促进农业生产的发展,对于发展中国家的促进作用更为显著。Bassoco et al. [3] 在研究墨西哥农作物保险保费补贴时,发现补贴比例越大时,农户参保率就会明显增加。Yang Leatham[4]研究美国北达科他州农业保险情况后,认为财政补贴农业保险对整个国民经济的发展产生非常有利的乘数效应。另一方面,学者从不同的角度分析认为补贴政策具有负效应作用:Skees[5]在测算美国农业保险的财政补贴绩效后,认为可能是过多的补贴使得农业保险的损失补偿功能淡化,使得农业保险发展的效果不佳。Siamwalla Valdes[6]通过分析农户投保数量、农产品的产量和农产品价格三者之间的关系,得出农业保险补贴会给社会带来福利的净损失的结论。

国内学者关于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研究主要从两个方面展开: 一是财政补贴额度水平测算。张跃华和顾海英[7]从支农政策的理论角度分析,认为农业保险本身的政策优越性决定了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额度;伍中信和张娅[8]运用信息激励模型,研究了在不同的信息环境下,政府可以通过引入多个相关变量作为补贴依据,从而更有效地判断最优财政补贴规模。二是财政补贴绩效的实证分析。邢鹂和黄昆[9]运用历史模拟方法,分析了我国1978-2000年各省份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方案与农民收入的关系,发现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率对农民收入有显著影响。而王韧[10]将我国各省、直辖市、自治区划分为四类地区,采用聚类分析方法对我国农业保险差异补贴政策进行了研究, 发现我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由于发展水平、气候条件、产业结构等存在着巨大的差别,建议中央政府对我国各地区采取差别补贴政策。江生忠等[11]2010-2013年全国数据为基础,运用DEA面板超效率方法和面板回归分析法对我国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效率及影响因素进行了分析。黄渊基等[12]利用DEA模型和Tobit模型分析了湖南省14个州市的政策性农业保险扶贫效率,为更好地探究具体地区的政策性农业保险扶贫效率提供了方向。

关于精准扶贫与农业保险补贴创新两者关系的研究,大多数文献都在讨论如何将农业保险补贴与其他扶贫方式完美结合,以达到更好的支农扶贫效果。Banaszak-Holl[13]在研究金砖四国的农业保险发展状况后,指出农业保险补贴政策应该结合当地实际情况制定相应政策。虽然中国的农业保险保费收入未来预计将增至25亿美元,但相较于中国其他扶贫政策,效果并不明显。而Enjolras G et al. [14]以法国和意大利两国9555位农民 2003-2007 年的原始数据为基础,通过实证分析发现,农业保险不仅增加了农民收入,而且降低了收入的波动性。

综上所述,国外学者关于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研究文献众多,欧美发达国家的农业保险制度相对完善,并不存在明显的农村贫困问题。与我国国情差异较大,很难将其理论在我国进行直接运用。近年来,随着保险业对精准扶贫的推进,国内学者对于财政补贴农业保险方面的研究也与日俱增,但关于具体省份的具体问题研究较少,特别是关于我国中西部地区的研究成果更少。而贫困地区的扶贫问题一直受到党中央的高度重视,因此通过加大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具体研究,对于改善农村居民经济条件和降低贫困发生率无疑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对推进精准扶贫的实施更具有积极影响。

三、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绩效评估

本文中采用的是2015-2017年重庆市30个区县的各项数据,来自于《重庆统计年鉴》、重庆市统计局及重庆市财政局官网相关数据,使用 Deap2.1 进行DEA 绩效评价分析。首先运用采用 模型进行静态分析,然后再运用Malmquist指数评价动态效率。

(一)效率评定指标的选取

本文拟需求推动代表变量和供给推动代表变量两方面的指标来衡量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政策的效率。对于需求推动代表变量,用保费收入、农业保险的保险深度和保险密度衡量。本文对保险深度、密度的概念进行了合理的改进,定义:农业保险深度=农业保险保费收入/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农业保险密度=农业保险保费收入/农业人口数[15]。供给推动代表变量用补贴占赔付的比例与保险金额衡量。本文的绩效分析是基于两方面指标的综合效率,运用 DEA 分析方法评价重庆市政策性农业保险保费的财政补贴效率,需确定决策单元、产出指标和投入指标。本文选择2015-2017年的重庆市30个区县作为决策单元,投入指标确定为农业保险补贴金额及保费补贴率,产出指标确定为农业保险保费收入、农业保险深度、农业保险密度、补贴占赔付的比例与保险金额,各相关指标解释见表1

1 各项指标的解释

指标类型

指标名称

指标解释

决策单元

重庆市30个区县

投入指标

保费补贴金额

中央、市政府以及各个区县的财政补贴总额

补贴比率

保费补贴金额与农林水支出的比率

产出指标

保费收入

 

农业保险密度

保险保费收入与农业人口数的比值

农业保险深度

保费收入与农林牧渔业总产值比值

补贴占赔付的比例

保费补贴金额与赔付的比值

保险金额

 

注:表格中的保费均指某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保费

(二)农业保险保费补贴DEA静态绩效评价

本文选取重庆市的30个区县为DEA模型决策单元(DMU),选取政策性农业保险密度、政策性农业保险深度、各区县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作为产出指标,选取保费补贴金额与保费补贴比率为投入指标。利用软件DEAP2.1,采用 模型进行静态分析,具体结果如下表2

 

 

 

 

 

 

 

 

 

2  2015-2017年重庆市各区县农业保险保费补贴DEA分析评估结果

 

区县

综合效率

纯技术效率

规模效率

规模报酬

万州区

0.974

0.985

0.988

drs

城口县

1.000

1.000

1.000

-

丰都县

0.944

1.000

0.944

drs

开州区

1.000

1.000

1.000

-

云阳县

0.990

0.998

0.991

drs

奉节县

0.996

1.000

0.996

drs

巫山县

0.934

1.000

0.934

drs

巫溪县

0.993

1.000

0.993

drs

黔江区

0.934

0.970

0.962

drs

武隆县

0.890

1.000

0.890

drs

石柱县

0.843

0.975

0.864

drs

秀山县

0.855

0.979

0.873

drs

酉阳县

0.944

1.000

0.944

drs

彭水县

0.935

0.963

0.970

drs

平均值

0.945

0.991

0.954

 

巴南区

0.861

0.985

0.874

drs

涪陵区

1.000

1.000

1.000

-

长寿区

0.945

1.000

0.945

drs

江津区

0.961

1.000

0.961

drs

合川区

0.861

0.945

0.912

drs

永川区

0.870

0.962

0.905

drs

南川区

0.831

0.949

0.876

drs

綦江区

0.903

0.946

0.955

drs

潼南区

0.934

0.970

0.963

drs

铜梁区

1.000

1.000

1.000

-

大足区

0.874

0.999

0.875

drs

荣昌区

0.827

0.958

0.863

drs

璧山区

0.871

0.993

0.877

drs

梁平县

0.874

0.961

0.909

drs

垫江县

0.854

0.971

0.879

drs

忠县

1.000

1.000

1.000

drs

平均值

0.904

0.977

0.925

 

30个区县

总平均值

0.923

0.984 

0.938

 

注:-drs分别表示规模报酬不变、递减

 

在政策性农业保险保费补贴绩效评析中,综合效率是由纯技术效率和规模效率两方面综合衡量的,其指在既定的投入下产出最大化或者是在既定的产出下投入最小化的能力[16],是反映 模型的结果;纯技术效率是指在一定规模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投入下,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相关制度是否有效促进了各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的实施,各补贴环节的资源配置和管理效率是否有提高[17],是反映 模型的结果规模效率是指在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相关制度即纯技术效率既定的情况下,中央、市政府以及各区县的财政补贴投入规模是否有效[18]。如果规模效率有效,则说明在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投入力度以及相关制度既定的情况下,保费补贴规模恰到好处,保费补贴资源被充分利用;如果规模效率无效,则说明政策性农业保险保费补贴规模不够合理,存在保费补贴资源过剩或不足的情况。

1.综合效率分析。整体上重庆市实施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30个区县的综合效率平均值为0.923,纯技术效率平均值为0.984,规模效率平均值为0.938,说明整体的综合效率是处于高效率状态的。在30个决策单元中,仅有4个区县的综合效率值、纯技术效率值和规模效率值均为1,占总体决策单元数的比例为13.3%,说明重庆市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发展不均衡,地区差异较明显,需要进一步改善。14个重点扶贫区县中仅有城口县、开州区2个区县的综合效率是有效的,说明这2个区县的农业保险补贴得到了充分利用。由表2得知,纯技术效率值和规模效率值均小于1的有万州区、云阳县、黔江县、石柱县、秀山县和彭水县6个区县,说明这6个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效率低、补贴资金未得到充分利用。其余6个区县是因为纯技术效率或规模效率的值不高而引起的综合效率值低。但这12个区县的综合效率低均是由规模效率值低引起的,而且这些区县都是处于规模报酬下降状态。这说明在这些区县继续加大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力度将是毫无意义的,相反应该适当缩减农业保险补贴的规模,提高技术效率,改变相关的补贴标准与方式,从而实现农业保险补贴综合效率的提高。在其他16个政策性农业保险实施的区县中仅有涪陵区和铜梁区2个区县的综合效率值为1,其余14个区县的综合效率值均小于1。这14个区县大多数的综合效率值低均由规模报酬较低引起,且规模报酬递减,说明对于补贴资金的利用方式还需要改进。

2.纯技术效率分析。由上述实证结果可知,重庆市14个重点扶贫区县的纯技术效率的平均值为0.991,其他16个政策性农业保险实施的区县纯技术效率的平均值为0.977。总体上重庆市在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费用的使用上效率较高,补贴资金得到了较好地利用。但是从各个区县具体来看, 14个重点扶贫区县中有8个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是有效的,另外6个区县中,彭水县纯技术效率值最小为0.963、云阳县纯技术效率值最大为0.998。同样,在16个政策性农业保险实施的普通区县中仅有5个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是有效的,而另外11个区县中,合川区的纯技术效率最小为0.945、大足区纯技术效率值最大为0.999。这说明各区县间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效率具有较大差异。同时也说明,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应该因地制宜,根据地方特征差别化划定补贴标准与补贴比例。

3.规模效率分析。从整体来看,重庆市实施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30个区县规模效率平均值为0.938,说明自从2014年重庆市进一步推进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制度以来,即从2014年在23个区县实施政策性农业保险到2017年在30个区县实施政策性农业保险以来,重庆市政府不断加大农业保险发展规模方面的支持,目前已经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但从具体区县来看,14个重点扶贫区县中除城口县、开州区2个区县是规模有效的,其他12个区县都是处于规模报酬递减状态。然而这12个区县都是重庆市政府重点扶贫的区县,这些区县的建卡贫困户在参加政策性农业保险(农产品收益保险除外)时,可以减少其承担保费总保费的5%,但是农业保险补贴仍处于规模报酬递减趋势。说明这12个区县在现有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制度下,财政补贴投入的规模过大,造成了不必要的资源浪费,使资源未得到充分应用。在其他16个政策性农业保险实施的区县中仅有涪陵区和铜梁区2个区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规模是有效的,其余14个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的规模报酬是递减的,说明这些区县的补贴力度已经达到了过度饱和,应该调整其补贴方式或标准。

(三)Malmquist指数农业保险保费补贴动态效率分析

DEA模型相对效率的测度是以一定时期生产技术不变为前提,若生产技术发生改变,DEA模型测度的效率值存在一定的误差。Malmquist指数能动态分析t期到t+1期生产效率的变动情况,本文以2015年为基期,运用Malmquist指数分析多期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效率的情况可以解决生产技术变动引起的误差问题,分析结果如表3、表4所示。

 

 

 

3  2015-2017年重庆市30个区县农业保险保费补贴的Malmquist指数年均变化情况

year

Effch

Techch

Pech

Sech

Tfpch

2015-2016

1.008

0.967

1.015

0.993

0.974

2016-2017

1.044

0.730

0.993

1.052

0.762

 

 

 

 

 

 

 

 

 

 

 

 

4  重庆市农业保险财政补贴的Malmquist指数变化情况

 

 

effch

techch

pech

sech

tfpch

万州区

1.013

0.931

1.007

1.006

0.944

城口县

1.000

0.275

1.000

1.000

0.275

丰都县

1.011

0.960

1.000

1.011

0.970

开州区

0.994

0.947

1.000

0.994

0.941

云阳县

1.005

0.846

1.001

1.004

0.850

奉节县

1.002

0.902

1.000

1.002

0.904

巫山县

1.030

0.968

0.996

1.034

0.996

巫溪县

0.998

0.915

1.000

0.998

0.913

黔江区

1.010

0.900

1.015

0.995

0.909

武隆县

1.041

0.969

1.000

1.041

1.009

石柱县

1.070

0.904

0.995

1.075

0.967

秀山县

1.061

0.940

1.009

1.051

0.998

酉阳县

1.029

0.995

1.000

1.029

1.024

彭水县

1.034

0.871

1.019

1.015

0.901

 

平均值

1.021

0.880

1.003

1.018

0.900

巴南区

1.078

0.848

1.007

1.070

0.914

涪陵区

0.984

0.959

1.000

0.984

0.943

长寿区

1.014

0.922

1.000

1.014

0.935

江津区

0.995

0.716

0.996

1.000

0.712

合川区

1.055

0.937

1.023

1.031

0.988

永川区

1.042

0.798

1.004

1.038

0.832

南川区

1.064

0.926

1.027

1.036

0.985

綦江区

1.025

0.943

1.005

1.021

0.967

潼南区

1.011

0.916

1.015

0.996

0.926

铜梁区

0.967

0.555

1.000

0.967

0.537

大足区

1.042

0.795

0.990

1.052

0.828

荣昌区

1.067

0.828

0.993

1.075

0.883

璧山区

1.052

0.756

0.995

1.057

0.796

梁平县

1.044

0.890

1.005

1.039

0.929

垫江县

1.046

0.766

1.015

1.031

0.801

忠县

1.000

0.879

1.000

1.000

0.879

 

平均值

1.030

0.840

1.005

1.026

0.866

30个区县

总平均值

1.026

0.840

1.004

1.022

0.862

如表3所示,全要素生产率(Tfpch)是下降的,2016年是0.9742017年是0.762。全要素生产率的变化是由技术效率变化率(Effch)和技术进步率(Techch)两个方面引起的。

 技术进步率是下降的,这是全要素生产率下降的主要因素。2016年和2017年的技术进步率分别为0.9670.730。表4中,30个区县的技术进步率均小于1,特别是城口县、江津区和铜梁区分别只有0.2750.7160.555。精准扶贫区县的平均技术进步率是0.880,其他区县平均技术进步率是0.840。说明农业保险的承保理赔技术和补贴资金管理制度还需进一步地完善,一味地增加农业保险补贴金额并不能有效带动农业保险的发展,应引入卫星、无人机遥感技术等提高农业保险承保、理赔的精准度,使得农业保险保费补贴资金产生更大的效益,真正地用于民惠于民。

技术效率变化率上升,引起全要素生产率下降幅度减小。技术效率变化率从20161.008上升到20171.044。根据表4各区县的Malmqusit指数分析,大多数区县的技术效率指数都大于1,均值为1.026。技术效率变化率可以从补贴规模效率变化率(Sech)和纯技术效率变化率(Pech)两个方面解释。由表3得知技术效率变化率上升的主要因素是农业保险补贴资金规模效率变化率的大幅上升,从2016年的0.993上升到了2017年的1.052,增长率5.9%。说明重庆市政府增加对贫困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决策是有效的。但农业保险保费补贴资金的纯技术效率变化率从1.015下降到了0.993,说明在农业保险保费补贴资金实际运用过程中,仍存在补贴资金不能及时或足额拨付的问题。

四、研究结论与政策建议

(一)研究结论

本文对重庆市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绩效进行了深入研究,通过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绩效评估,发现重庆市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规模效率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但是仍有较少部分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规模效率很低,其中大多数区县规模报酬递减是影响其规模效率低的主要因素;另外重庆市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技术进步率下降,区县之间的纯技术效率水平差异明显,同时这也是导致整体综合效率较低的主要原因。

(二)政策建议

1.加强不同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的制度创新。

在重点扶贫区县中,本文发现虽然各级政府对于重点扶贫区县给予了大力扶持,但大多数重点扶贫区县仍然是处于规模报酬递减趋势,这说明财政补贴的保险费没有充分被利用。因此,建议农业保险补贴的相关行政部门创新管理制度与优化补贴路径。例如,重庆市现在已经开始实施的收益保险制度,应该进一步结合区县的农业发展特色扩大相关品种的收益保险范围。另外,重庆市现在所实施的政策性农业保险保费主要是由中央财政、市级财政、区县财政以及种植主四个主体共同承担,为优化其各项实施路径,各级政府应建立保险补贴费用专款专项机制,互相监督,确保各个款项用到实处。同时进一步优化补贴路径,对于涉及民生的大宗农产品保险和农业巨灾风险防范应该由中央政府承担主要责任,对于有利于各区县农业发展的优势特色农产品保费补贴可以由地方通过以奖代补的方式进行推进[19]

2.在不同的区县实施差异化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机制。

重庆市现阶段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机制主要是根据不同的农业保险品种来差异化补贴保费,但并未根据不同区县的具体情况来改进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机制。重庆市地势多变,即使是同样的品种在不同的地理环境其所承受的风险指数也是不一样的,因此建议根据区县的具体情况进行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目前,重庆市政策性农业保险补贴实施的是由中央财政、市级财政、区县财政层层递进,三者共同扶持农业保险的发展。但是由于各区县政府实际的财力不平等所导致农业保险补贴的不均以及效率低的问题也是存在的,虽然市级政府考虑到这个问题,已经向重点扶贫区县倾斜,但由于某些区县本身财力有限,在补贴额度和实施速度上不能与中央以及市级财政保费补贴完美融合,导致全区县整体的财政补贴资金拨付滞后。这就使得深度贫困区县无法更多、更有效地享受中央财政和市级财政的保费补贴,从而产生补贴累退效应。

3.扩大财政补贴规模,建议向小农户实施普惠性农业保险补贴。

由于对政策性农业保险的宣传程度较低,同时加上农户的风险意识薄弱、对风险防范认识不足,农户常常对于政策性农业保险存在认识不足甚至有一些误解,对保险的信赖程度很低。特别是一些小农户,小农户种植粮食主要是为了满足自身的需求,如若遇见收成不好的年份,他们可以选择像普通居民一样采购即可,所以小农户对于农业保险的需求意识非常薄弱。但是,目前重庆市的小农户数量较大,因此不能忽视这个群体的存在。首先,应该加大政策性农业保险的宣传力度,广泛营造舆论氛围,让小农户对政策性农业保险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至少对其不再有抵制的想法;其次,让小农户参与到政策性农业保险中,目前主要是为了减小政府遇荒年的损失,因此现阶段政府对于小农户参与政策性农业保险应该有一个较大力度的保费补贴,从而调动小农户参保的积极性,让农业保险普惠于民。通过建立普惠性农业保险,不仅保障了农户利益,提高了小农户种粮的积极性,而且有力地促进了各区县农村经济快速、健康发展。

4.创新保险产品,化解政策性农业保险供需矛盾。

首先,应增加政策性农业保险产品的有效供给,目前市场上虽然农业保险产品多样化,但是重庆市不同区县的政策性农业保险产品种类针对性不强,从而导致市场上政策性农业保险有效供给不足。政府可以通过激励政策带动保险公司的积极性,针对重庆市各区县地势和农产品的不同,设计具有风险特征的农业保险品种,以满足重庆市各区县对政策性农业保险的多元化需求。其次,积极探索保险+期货的保险业务形式[20]。目前,期货+保险服务三农的模式在全国已渐趋成熟,将农业保险与期货市场相结合,可以降低农业市场价格不合理波动的风险,为农业保险的发展提供保障。在保险+期货模式中,保险公司可以通过在期货市场卖出与承销品种相同、数量适当的期货合约,可将从农业生产者转移来的风险全部或部分转移到期货市场投机者身上。不仅有利于缓解农民受价格波动影响导致的增收难问题,同时也减小了保险公司的经验风险,发挥了来自于资本市场的再保险功能。

 

参考文献:

[1]周帮扬,李攀.政策性农业保险的失衡与调适[J].人民论坛,2018(14):54-55.

[2]Ahsan S. M., Ali A. G., Kurian N.J. Toward a Theory of Agricultural Insurance [J].American Journal of Agricultural Economics, 1982,643:520-529

[3]Bassoco L.M., Artas C., Norton R., Sectoral analysis of the benefits of subsidized insurance in Mexico.In:Hazell,P.,Pomareda,C.,Valde’s,A.(Eds.),Crop Insurance for Agricultural Development:Issues and Experience.Jonh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Baltimore, 1986,126-142

[4]Jian Yang, George C. Davis, David J. Leatham. Impact of interest rate swaps on corporate capital structure: an empirical investigation[J]. Applied Financial Economics 2007, 11(1):75-81.

[5]Zeuli K A, Skees J R. Will Southern Agriculture Play a Role in a Carbon Market?[J].Journal of Agricultural & Applied Economics, 2000, 32(2):235-248.

[6] Siamwalla, A., and A. Valdes.  Should Crop Insurance Be Subsidized? In Crop Insurance for Agriculture Development: Issues and Experiences[M].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1986, 117–125.

[7]张跃华,顾海英.准公共品、外部性与农业保险的性质——对农业保险政策性补贴理论的探讨[J].中国软科学, 2004(9):10-15.

[8]伍中信,张娅.政策性农业保险中的内生最优财政补贴规模研究[J].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学报,2008(2):72-76.

[9]邢鹂,黄昆.政策性农业保险保费补贴对政府财政支出和农民收入的模拟分析[J].农业技术经济, 2007(3):4-9.

[10]王韧.我国农业保险差异补贴政策研究——基于各省、直辖市、自治区的聚类分析[J]. 农村经济, 2011(5):87-90.

[11]江生忠,贾士彬,江时鲲.我国农业保险保费补贴效率及其影响因素分析——基于20102013年省际面板数据[J].保险研究, 2015(12):67-77.

[12]黄渊基,王韧,刘莹.基于DEA-Tobit面板模型的农业保险补贴扶贫效率影响因素分析[J]. 农村经济,2018(5):69-74.

[13] Banaszak-Holl J. Density-Dependent Dynamics in Regulated Industries: Founding Rates of Banks and Agriculture Insurance Companies[J]. Administrative Science Quarterly, 2011, 36(1):36-65.

[14] Geoffroy Enjolras, Fabian Capitanio, Magali Aubert, et al. Direct payments, crop insurance and the volatility of farm income. Some evidence in France and in Italy[J]. New medit: Mediterranean journal of economics, agriculture and environment = Revue méditerranéenne d'economie, agriculture et environment, 2012, 13(1):31-40.

[15]张旭光,赵元凤.农业保险财政补贴效率的评价研究——以内蒙古自治区为例[J].农村经济, 2014(5):93-97.

[16]杜伟岸,李欣然.中部地区政策性农业保险财政补贴绩效评价——基于DEA模型[J].财会通讯, 2016(13): 20-23.

[17]聂荣,闫宇光,王新兰.政策性农业保险福利绩效研究——基于辽宁省微观数据的证据[J].农业技术经济,2013(4):69-76.

[18]王韧,莫廷程.基于三阶段DEA模型的农业险补贴政策效率研究[J].农村经济, 2016(11):61-65.

[19]段学慧.论农业保险财政补贴机制的创新[J].农村经济, 2011(11):74-77.

[20]安毅,方蕊.我国农业价格保险与农产品期货的结合模式和政策建议[J].经济纵横,2016(7):64-69.

 



[1]黄英君(1979-),男,河南商丘人,教授,经济学博士,研究方向:农村金融与扶贫;汪婵,(1995-),女,重庆万州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金融风险管理。